2006-09-06

[Miscellaneous] 悼之二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還落復,人死一去何時歸?
我實在萬萬沒有想到,在念研究所階段,會接到第二則訃文。

學妹Lihou於9/3走了,聽說走得很突然。說是學妹,其實她的年紀比我大得多,只是研究所講的是先來後到,所以她一直都稱我學長。最近我請學弟妹直呼我的名字,大家以平輩相交;原本我還想等Lihou從美國回來,也要告訴她這件事,如今卻已沒有這個機會了。

我與Lihou相交不深、所知也不多。我只知道她原先在新聞業工作,後來毅然轉換跑道,因此來考研究所。她剛進來時,以愛在課堂上發問而聞名。一般學生於課堂上如果有問題,多半心存疑惑、但默不作聲,經常於課堂上發問的倒是很少見。Lihou卻像是非要把心中的疑惑全都弄清楚不可。此舉當然引來同學側目,但如今想來,這是她出於對知識的一種渴望吧!

Lihou雖然不是反科技主義者,不過她所使用的現代科技真的不多。她沒有手機,家裡也沒有網路、電視等眾多現代人必備的設備。這在電視普及率99.6%手機普及率97%家戶連網67%的台灣,還真是不多見。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 ,五音令人耳聾。」沒有這些勞人心神、亂人耳目的科技,想必能騰出更多時間從事閱讀和運動吧? 這是我一直想做而做不到的,而Lihou早已得其三昧了。

偶然的一次機會裡,才知道Lihou也是故宮的義工導覽,已經服務超過1000小時,專長是唐三彩等文物。也許是因為相交不深吧?我未曾聽過Lihou在我們面前誇耀過這些。也許,她所追求並不是炫麗與璀璨,樸實與平淡才是她與常人不同之處。

我從以前就常常問自己:生命是什麼?生命的目的又是什麼?一直以來我沒有答案。上週六剛剛聽一位同學說她懷孕了,而週一卻傳來另一個生命逝去的消息。也許這只是個巧合,但生命的誕生與消逝,同樣地牽動我們的神經。

Lihou的離去,讓我上了一課。今天,這一課的名字,叫做「生命」。

====================
延伸閱讀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了你的悼之二
才隱約猜到Lihou是誰
應該是那個僅有數面之緣的學妹
突如其來的惡耗著實令人震驚 

Posted by gaeul

wenling 提到...

生命總是無常
但是我還沒辦法達觀面對
願逝去的生命
安息

kouun 提到...

pbice
您好。在北大中文论坛上总得到您的指点,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谢!
在下还有个关于praat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在下,因为涉及到图的问题,所以,在下发送了一封邮件到您在seed.net.tw的邮箱,里面加了一个word附件。恳请您在百忙之中给在下以指导。谢谢。

I am a beginner in using PRAAT coming from the Chinese Forum of PKU. Thank you for your usual helping on the Forum.

Now I met a problem about the use of PRAAT, which has troubled me for a long time.
When I copied it with ‘Copy to clickboard’ in the PRAAT picture and pasted it in the WORD file, the picture seems dirty.How can I make the picture copied from the PRAAT PICTURE to a WORD file look fine?
Because there are pictures, I have attached a WORD file in the attachment, I beg you to look at the attachment.
I know you must be very busy. Could I beg your help?
Thank you, and best wis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