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8

[TCSL] 美國將中文列為超高難度語言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說是美國的審計總署(The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將中文、日文、韓文、阿拉伯文列為「超高難度語言」(當然,是針對美國人而言)。我心裡有點好奇,不知道這樣區分的依據為何?所以請出了Google大神,找到GAO的報告,裡面提到美國外交人員的語言能力問題。學習難度越大的語言,外交人員的語言能力越是不足。中文、韓文、日文和阿拉伯文都是超級難(superhard)的語言,人才的缺口很大,如下圖所示:

GAO的報告裡似乎沒有交代劃分的依據。後來我發現,McGinnis (1994)引用美國聯邦政府的對外事務研究所(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的分級,將語言依照所需的學習時間分為四組(學習時間為每天6小時):

第一組:、西班牙語、葡萄牙語、荷蘭語、德語、法語、義大利語、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羅馬尼亞語、海地語、Afrikaans(南非荷蘭語), Swahili(斯瓦希里,於非洲東部), Creole
訓練時間
學習語言的性向
最弱
中等
最強
8週 (240小時)
1
1/1+
1+
16週 (480小時)
1+
2
2+
24週 (720小時)
2
2+
3

第二組:保加利亞文、波斯文、希臘文、印度文、印尼文、馬來西亞文、Dari(波斯方言,於塔吉克和阿富汗), Urdu(烏都語,於印度和巴基斯坦)
訓練時間
學習語言的性向
最弱
中等
最強
16週 (480小時)
1
1/1+
1+ /2
24週 (720小時)
1+
2
2 + /3
44週 (1320小時)
2/2+
2+ /3
3/3+

第三組:芬蘭文、俄文、捷克文、波蘭文、匈牙利文、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文、希伯來文、土耳其文、孟加拉、泰文、緬甸、高棉∕柬埔寨文、寮國文(老撾)、尼泊爾文、菲律賓文、越南文、Tamil(淡米爾文,於印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新加坡)、Sinhala(僧伽羅語,於斯里蘭卡)、衣索比亞文
訓練時間
學習語言的性向
最弱
中等
最強
16週 (480小時)
0+
1
1/1 +
24週 (720小時)
1+
2
2/2 +
44週 (1320小時)
2
2+
3

第四組:中文、日文、韓文、阿拉伯文
訓練時間
學習語言的性向
最弱
中等
最強
16週 (480小時)
0+
1
1
24週 (720小時)
1
1+
1+
44週 (1320小時)
1+
2
2+
80-90週 (2400-2760小時)
2+
3
3+

SIL 列出了FSI能力等級和美國外語教學學會(ACTFL)能力等級的對照:
FSI等級
ACTFL等級
0 (無實務能力) 初級-初
初級-中
0+初級-高
1 (初級能力) 中級-初
中級-中
1+中級-高
2 (有限的工作能力) 高級
2+高級進階
3 (專業的能力)優級
4 (卓越的能力) 卓越
5 (母語或雙語能力) 母語

檢視FSI的等級劃分可以發現,如果以性向中等、要學到FSI 的 2+等級(ACTFL 的 superior plus),第一組的語言約需720小時、第二組約1000小時、第三組約1320小時、第四組約1800小時。 這樣看來,學中文所花的時間,大約是是學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的2.5倍!即使以每天6個小時來計算,大概也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時間。要是每天只學2個小時,大概得花4年左右(每學期120小時)。中文果然是非常難學的語言,還好我已經會了... :p

不過,我有點疑問的是,FSI當初制定這個難度表的時間是1970年代初期,那時候大陸的文化大革命(1966-1976)還沒結束,台灣的總統還是蔣介石,美國人想學中文自然是千難萬難。但1978年以後中國大陸進行改革開放;台灣則是蔣經國當選總統(1978-1988),其後兩岸與其他國家的接觸自然增加許多。加上現在台灣和大陸都積極在全球各地推廣華語文,無論是教材、教學法、以及老師的素質都比從前提升不少。今日想學中文,應當會比30年前容易許多吧?

=======================
引用文獻
  • 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 (1973). Expected levels of absolute speaking proficiency in languages taught at the 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 (Revised Ed.). Arlington, VA: 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
  •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2006). Staffing and foreign language shortfalls persist despite initiatives to address gaps (Publication No. GAO-06-894). Washington, DC: Author. Retrieved from http://www.gao.gov/new.items/d06894.pdf
  • McGinnis, S. (1994). The less common alternative: A report from the task force for teacher training in the less commonly taught languages. ADFL Bulletin, 25(2), 17-22. Retrieved from http://www.mla.org/adfl/bulletin/V25N2/252017.htm
  • 楊逍(2006年8月20日)。美國將漢語列為超高難度語言 學中文熱情仍不減。環球時報,2006年08月22日,取自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6-08/20/content_4982883.htm

1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多时候我也意识到,blog的文章不定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所以我还是口水一点了呵呵

一个没有学过的一门外语的人,可能无法体验学中文的外国人的难处,有很多时候真的是拿头撞墙的样子。

中文好学么?或者中文难学么?如果有了动机,什么都会变得好学起来,没有的话,在容易的语言,比如英文也会难了起来!

所以在教学中的意义就在于,做为华语教师,尤其是汉语作为外语或者第二语言的教师,就要特别小心了!

因为一不小心你的学生的学习汉语的热情可能就被你扼杀了!中文教学难就难在如何真正激发起学生的兴趣来,靠一时的对文化或者中国食物的兴趣激发出的兴趣恐怕难以持久吧?

再说苛刻点,老师的先入为主非常重要,一个单词一个句法,老师的首次呈现将会对学生的语言能否“习得”起很大得作用!甚至是绝对性得作用!

就拿单词举个例子吧,有科研证明,首次单词得得呈现方式,会让后期多或者少做很多工作,作为老师,复习很重要,但是更重要得是如何首次去呈现新得知识,这个也许是作为任何一个语言教师都要注意得问题!

几个似乎和pbice得主题没有太大得关系得感慨,最近再实验室里简直是闷得透不过气了,所以看到一些清新可人得文章还是忍不住 说两句话

对了我的blog更新了很多

欢迎大家去参观
www.tcsol.com.cn

Pbice 提到...

Dear Leo,

謝謝你這麼長的評論。你似乎更注意學習者的動機以及心理的歷程,這是我從前比較忽略的地方。

不知道你說單詞習得的科研成果,出處為何呢?我也想看一看這一篇報告。

ps. 對了,Blogger.com在大陸真的解禁了嗎?似乎還是有一些人看不到?

匿名 提到...

當一位華語教師不能不關心教具及教材的來源
畢竟,好的教學輔助工具
真的可以事半功倍!
而業者的專長在於工具的建置
所以需要有實際使用者去了解
才能修正他們的方向
對於那兩個業者
不知你的看法為何?
今天去的還有國語日報的主任
我也看到了幾位華語教學界的資深教師
台灣要在華語市場上佔有優勢
不只教師要努力
還要有好的工具
否則大家都用中國大陸的教材教具
那麼台灣要如何走出去?
這是我的看法
不知您以為如何? 

Posted by CHINESE19

Pbice 提到...

啊?你昨天也去參加了啊?真可惜,沒能認識一下。不過說不定年底的研討會還有機會的。

現在華語教學的困境是,學界需要教材、工具,但業界不知道該製作哪些教材、工具,雙方沒有合作的慣例。雖然現在大家都在談中文熱,但事實上,真正懂華語教學、且能化為可行方案的人真的不多。當然,我自己也沒有上述的能力。只是,我希望華語教學能再上層樓,而非只是滿足於現狀罷了。

匿名 提到...

如果是轉貼別人的文章,是否能夠註明出處呢?


Hi
真高興你的仗義直言
看來以後我不用擔心自己的文章遭人引用了^_^
其實這個網站是應朋友之邀另闢的場
一來有個備份
二來也幫科學志工網站做點宣傳
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你耶
怎麼知道這個站
我一直都沒有宣傳
只是靜靜的放在這兒
真的很高興有你這位朋友
希望有機會能見面談談!
搞不好我們是相見不相識哦!

 

Posted by chinese19

匿名 提到...

如果是轉貼別人的文章,是否能夠註明出處呢?


真高興你的仗義直言
看來以後我不用擔心自己的文章遭人引用了^_^
其實這個網站是應朋友之邀另闢的場
一來有個備份
二來也幫科學志工網站做點宣傳
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你耶
怎麼知道這個站
我一直都沒有宣傳
只是靜靜的放在這兒
真的很高興有你這位朋友
希望有機會能見面談談!
搞不好我們是相見不相識哦!

Pbice 提到...

原來這兩個部落格都是你的啊,我還以為是有人未經同意而轉載呢。

不過老實說,網路上的轉載其實並沒有太多的辦法可以管理。雖然著作權法擺在那裡,不過除非真的打算控告對方,要不只能進行道德勸說罷了。

我想十月的華語教學學會、或是十二月的世華會,我們都是有機會見面的。 ^_^

匿名 提到...

您好!Pbice

Blogger确实解禁了 !但是也许还会被封锁的呵呵 大陆就是这样的,习惯就自然了

但是我还是看不到fish的东西 请问pbice有办法么?

“現在華語教學的困境是,學界需要教材、工具,但業界不知道該製作哪些教材、工具,雙方沒有合作的慣例”
我的看法是或者说是建议台湾可以这样做

就是采用“Action Research "也是我正在做的课题,我简称AR 了,AR简单来说就是做了一回衔接的工具,正好把教学老师的偏重教学和理论届的重理论的问题结合起来,但是到底具体怎么去应用,还是要有政策支持的,

但是如果Pbice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关于AR 的东西,非常有意思的!我保证!

有三个美国的老师做了个研究采用的是《绿野仙踪》的故事,非常好的一本书

关于单词的首次呈现问题,我也是偶尔看的一篇journal上的,我会去查的查到的话,再到你这里留言,

我相信随着blogger的解禁,大陆的对外汉语老师会有更多人可以阅读你的文章的,继续加油啊!

中秋快乐!

leo

匿名 提到...

对了 ,我的学生写了 很好玩的文章能够帮我改改么?我放在我的blog上

www.tcsol.com.cn

谢谢!!!!!!!

Pbice 提到...

Dear Leo,

抱歉最近忙著趕研討會論文,部落格疏於更新了。Blogger.com解禁了,或許Yam樂多還沒吧?所以分享館才一直看不到。

也祝你十一快樂